救活梁娅很难吗?

教育新闻 2019-04-16170未知admin

  把梁娅扶起来,拍拍背和掐人中,用梁娅自带的牛奶喂她或喂点糖水,就可能缓过来。只要救助者知道一些急救知识和掌握一些急救技能,救活梁娅并不难。

  2月17日上午10点29分,35岁的IBM深圳公司管理人员梁娅倒在深圳地铁蛇口线水湾站C出口的台阶上,并保持这一姿态达50分钟。监控录像显示,在梁娅倒下后有发出求救的动作。三分钟后,有市民发现并告知地铁工作人员。随后地铁工作人员赶到,民警也在25分钟后赶到。11点18分,急救人员到达现场发现梁娅已经死亡。

  正值青春妙龄,生活和事业如日中天的梁娅突然身亡,让人唏嘘不已的同时产生了一个最大的问号,救活梁娅很难吗?

  现实已给出的一种答案是,很难!否则,梁娅就不会离去。但是,现实也还有另一种答案,救活梁娅并不难,就看是否采取行动和如何采取动。

  梁娅之死并非应验的是国人冷漠和不敢救助倒下的人,相反,市民、地铁员工、民警和急救人员都伸出了援助之手,只是伸出的援助之手不是太有力,也不是很适宜,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梁娅之死反映的是院前急救问题,当遇到伤、病等紧急情况,而医务人员又不能及时赶到现场时,如果能及时、有效开展自救互救,可以最大限度减少伤残、死亡的发生。急救医学的大量实践证明,挽救生命有一个“白金10分钟”的理念。4分钟内进行心肺复苏者,有一半的人能被救活;4分钟至6分钟开始进行心肺复苏者,仅10%的人可以救活;而10分钟以上才开始进行心肺复苏者,几乎没有人能存活。

  发生急性突发性病症时,有49.74%的病人死于家中,1.64%的病人死于转运至医院的途中,如果能够在发病10分钟内得到有效的救助,存活的几率将会大大提高。显然,梁娅之死就是没有在10分钟内得到有效救治。

  那么,在医务人员到达之前,谁应当对梁娅伸出最有力的救援之手呢?急救医学实践的回答是,她身边的那些学过急救知识和技能的人,其中,首当其冲的是公共机构和设施内的职员,在梁娅遭遇不幸的地方,即是地铁员工,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要求地铁员工要掌握急救知识和技能。国内的法规是2005年建设部发布的《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办法》,其中规定,“城市轨道交通运营单位应当在车站配备急救箱,车站工作人员应当掌握必要的急救知识和技能。”

  所谓急救知识和技能包括,地铁员工要进行外伤包扎、心肺复苏等基本急救训练,并且能对常见急症进行现场初步处理,对患者进行通气、止血、包扎、骨折固定等初步救治,搬运、护送患者、现场心肺复苏,以及在现场指导群众自救、互救等相关辅助医疗救护。遗憾的是,在国内地铁和其他公共服务设施逐渐普及和增多的同时,员工的急救知识和技能却没有同步配套。在梁娅事件中,尽管地铁员工报了警,但未采取任何急救措施,也不敢上前动她,只能蹲在身边询问是否需要帮助。这说明,员工没有急救知识和技能是不敢和不能对梁娅采取急救措施的主要原因。

  然而,在这方面国内成都地铁却做得比较好。成都地铁站内服务人员都进行过外伤包扎、心肺复苏等基本急救训练,在2012年12月18日发生类似梁娅事件时,就成功地挽救了昏迷者的生命。当天9时3分成都地铁华西坝站值班站长熊玉兰接到一名20多岁女子晕倒的报告,立即和同事赶到现场,协助保安一起将晕倒的女子扶到站内椅子上休息。了解了女子情况后,熊玉兰拿出急救箱,找来一支葡萄糖和着热水让女子喝下,大约10分钟,女子脸色恢复正常。稍事休息,女子便就继续坐地铁走了。

  梁娅的情况当然更复杂更困难一些,因为她已经不能说话,但从其手提袋中可以看到有一只装着牛奶的保温杯、六块小蛋糕、一根香蕉和一袋圣女果。梁娅的姐姐表示,家属们怀疑梁娅没吃早餐,因低血糖而头晕摔倒。

  如果是这种情况,迅速采取一些急救措施,把梁娅扶起来,拍拍背和掐人中,用梁娅自带的牛奶喂她或喂点糖水,就可能缓过来。只要救助者知道一些急救知识和掌握一些急救技能,救活梁娅并不难。而且,急救医学的实践也证明,在院前急救工作中,只有20%是线%都是很简单的问题,有的病人甚至不需要任何处理。

  当然,面对梁娅80岁的老父亲梁庆余的泣血之问,“你们为什么不救我小孩,梁娅死得好惨啊”,不止是地铁等公共服务机构有责任,梁娅自己也有责任。上海地铁的统计表明,超过70%的晕倒乘客属于“不吃早饭族”,其中不乏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由于一大早缺乏能量摄入,乘客容易在早高峰挤地铁时恶心、心悸和晕倒。

  也因此,如果要让救活梁娅变得容易,就必须要有自救和他救的配合。生命不仅仅属于自己,也属于他人,尤其是亲人。

Copyright © 2010-2020 莊阚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